天荣娱乐注册-溪边小城卡尔斯库加

No Comments

  在瑞典中部偏南地区,山地的皱褶里分布着众多小城镇。这些城镇人口少的才几千,多的也只有数万,要么建在一条河的入湖口,要么建在一个大湖湾的开阔地上,都是为了水运方便。这一地区多山、多河、多湖。河不宽,但落差大,一路水流湍急,入湖方平息。这样的河也许称为“溪”更合适。

  历史倒回400年,一些住在湖口溪边的人开始上山采矿。他们将铁矿通过溪流运到湖边,在那儿架高炉,用木炭炼铁、炼钢,然后用水磨带动铁锤打铁。如此,百炼成钢,河口湖边历练出一批百年老店,都以自家出产优质钢品著称。瑞典的模具钢、不锈钢、枪炮钢等等,若往回追溯,都与溪边湖口的小城镇有关联。

  卡尔斯库加就是这样一座典型的溪边小城。这个居民不足3万的小城,因唯一存世的诺贝尔故居为众人所知,每年吸引大批游客。诺贝尔生在首都斯德哥尔摩。从斯德哥尔摩到卡尔斯库加,即使现在开车走高速也需两个多小时,100多年前乘马车来这里实不容易。诺贝尔从首都奔赴卡尔斯库加,还置地购屋、大兴土木,正是被这里出产的好钢所吸引。1894年,诺贝尔以130万瑞典克朗的价格买下当地的博福斯钢铁公司,该公司因出产适合做枪管的好钢而出名。诺贝尔将制造枪管钢的技术与制作炸药的技术相结合,使博福斯至今在全球军需市场占据一定地位。

  应一位亦师亦友的瑞典同好安德森之约,我前不久到访卡尔斯库加。安德森在卡尔斯库加出生,父亲曾在博福斯公司市场部担任要职,母亲至今仍在那里生活。安德森是一名牙科医生,上世纪80年代初,他醉心于用机器来定制牙冠。历经10年努力,安德森通过与博福斯公司合作,终得如愿。

  在帮助支持安德森之前,博福斯公司就已经与牙科结缘。他们第一次接触牙科是遇上从哥德堡找上门来的“种植牙之父”白年茂教授,至今双方合作生产的牙科种植体仍在世界各地使用。1952年,白年茂发现钛金属植入人体后能与骨组织结合到一起,从此设想用钛做各种各样的牙科种植钉,但苦于找不到能加工钛金属的企业。后来,经邻居朋友介绍到卡尔斯库加,与博福斯合作建立了全球第一家生产钛质种植牙的工厂,后来不断壮大,种植牙成了小城卡尔斯库加的新名片。

  20年前,我第一次来到卡尔斯库加,就直奔种植牙工厂,其后每每到访都是来去匆匆。这次到访,我们筹划了半年之久,安德森还给我引见了一位朋友,也是他父亲曾经的同事达尔伯格。

  达尔伯格80多岁了,已经退休20多年,腰板笔挺,仍钟情于创新创业。“看样子我是永远不能退休了。”刚一见面,老先生打趣道。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,达尔伯格一直致力于机电一体化研究直至退休,是40毫米高射炮自动控制体系建设的组织者。在一幢挂着诺贝尔科技园招牌的百年老楼内,他与我们分享了自己退休后的创业经历。1999年,达尔伯格利用冲击能高速成形和剪裁金属,集成了一套系统,开办了好几个上市企业。之后,他又痴迷于清洁能源——氢能,从产氢、储氢、加氢到造氢燃料电池,满世界寻找知音,寻找技术突破的蛛丝马迹,思考系统集成的办法。

  “不要相信巧合。没有巧合,所有产生火花的偶然接触,都是为有准备的头脑安排的,就像咱们今天的会面”“没准备的头脑遇不上新生事物”“全心投入,朝思暮想的事早晚都会呈现”……听到一个八旬老人谈“朝思暮想”,我心生感动,联想卡尔斯库加小城里百年老店的发展,大概悟出了一条道理——执着于内心热爱的事业并坚持践行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7月19日 07 版)

(责编:曹昆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